快捷登录 | 注册

今天是:

 
栏目导航  
 
新闻推荐  
·郭巧玲:小时候那点事 我和细哥偷
·罗意德:披肝沥胆于一生的“科学
·钟茂金:“科研疯子”的高贵品格
·杨薇:我家的家风
·杨薇:我家的家风
·刘杰:我的家乡一一禾亭拱桥刘家
·田瑛:阳春三月赶花潮
·刘杰:凝子“迁徙”记
·2016年度南方公司孝星、文明家庭
无偿献血,爱心无限
市交通运输局开展“低碳生活•快乐工作”徒步健身活动
株硬集团举行五人制足球赛
 
 职工文苑  
您现在的位置:株洲工会网 >> 职工才艺 >> 职工文苑 >> 浏览文章

郭巧玲:小时候那点事 我和细哥偷吃人参米

2016年05月11日  株洲日报    【字体: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作者/郭巧玲

 

    五一假期第一天,能干的嫂子做了一大桌美食,一家人大快朵颐!送父母回家的路上,不觉又聊起小时候我和细哥偷吃“人参米”的故事。


    那时每家每户条件都不怎么好,小孩子难得吃上什么零食,中秋节吃月饼,一个都要切成四块,每次只能吃一小块。平日里如果碰上炸“人参米”的到生活区里来,那家家户户的小孩子喜笑颜开,捧着个脸盆,盆子里装着糯米,没有糯米的粳米也行。只不过糯米炸出来的人参米一颗颗粒大饱满,白白胖胖,粳米炸出来的黄些瘦点,显得有点营养不良。可只要爸妈同意炸上一回,管它糯米粳米,丝毫影响不到我们的心情。随着“砰!砰!”的爆炸声,孩子的嘴上脸上,整个生活区里空气中都弥漫着香喷喷、热乎乎、甜滋滋的人参米的味道。


    “人参米”炸好后,当晚肯定是吃了个痛快。接着妈妈就用大塑料袋把它装好,放进底部垫了石灰的坛子里。妈妈交代,不准我们自己去坛子里拿人参米吃,每天等大人回家,由大人拿给我们吃。并且着重强调了一句,不准偷吃,我数了粒数的!接下来的几天,我和细哥每天放学回家就围着这个坛子团团转。有一点点脚步声,就飞快跑到家门口引颈张望,怎么爸妈下班会这么晚,还不回来呢?左盼右盼等不到爸妈回家,望着坛子喉咙里都要伸出只手来了。我和细哥你望着我,我望着你,嘀咕着,妈妈不可能真的数了粒数吧?“人参米”的诱惑让我俩决定“铤而走险”。兄妹俩这一刻总是配合得非常默契,公平利索地吃到了“人参米”。


    接下来的情况可想而知了,妈妈一回家,也没见她开坛子数粒数,怎么她就总能发觉我们偷吃了呢?真不知是怎么回事,我和细哥谁都没有出卖过谁呀?一次不死心,接着又试过几次,回回偷吃后无一例外都被发现。最后只好作罢,围着坛子,老老实实等着大人回家再开吃。


    好多年后,我和细哥问老妈,人参米你肯定不可能真的数了粒数,可是为什么每次你都能发觉呢? 老妈笑哈哈地说出了总能让她发现的法子,原来小孩子会毛手毛脚,偷吃的我们,总会在地上、坛子四周总会撒出几粒。妈妈从来都特别讲卫生,家里虽然简陋,但总是非常的干净整洁,所以只要进家门,散落在地上的那几粒白白胖胖的人参米就是最好的“证据”。唉,年少无知的小吃货真是糗大了!

 
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13 株洲工会网 www.zzghw.com 办公电话:0731-28686131
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天伦西路86号 网站管理员邮箱:zhzhgy@sina.com
网站备案号:湘ICP备10021045号